🍞

all right

我曾以為親手打破了永恆
後來啊,才恍惚驚覺愛紮根得如此之深,早已不再是物化的實體勉強夠格去衡量的。無論什麼時候,骨子裡堪稱本能的情愫都期待著被喚醒,期待著,你帶來的驚喜。
等待,還是卑微的幻滅。
是折磨嗎。

评论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