🍞

all right

说不定是这件事影响了心情。
让我说什么好呢,就算事实并非如揣测般险恶,与其说是怎样的改变都逆转不了最终结果。毕竟显而易见的冲突权衡之后也没有心力和信心去处理,
但我真的已经在尽力自欺欺人了。央求一份成全就这么难吗。
蛰伏的阴暗无异于定时炸弹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痛苦如附骨之蛆一样得意生长,酸涩膨胀逐渐殖民每一寸正向情绪孕育的源地,
于是我悲哀地遗忘了如何去爱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