🍞

all right

对于那些,似乎总有一份清高的执着。
为之倾注感情的人那么多,物质上的付出不缺我一个。被迫用上帝视角见证了多少狂热的宣泄,始终置身事外的不是你而是我。
坚信被粗暴归类为“爱”的感情并不都真的纯粹,爱与所谓的,一厢情愿的“爱”有着本质的,可感的不同。情感的定义远比想象的更艰难复杂,也不是客观实在可以量化。
认知太清醒无疑痛苦,但至少避开了彻底沦陷的弯路。我们这种人骨子里就是这样懦弱,无论何时都要给自己留好退路,怕的不就是最后死得太难堪,担负不起自嘲的压迫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