🍞

all right

有的时候想被知道,有的时候又不想被知道。
某种情绪生发的由头已经无从追溯,持续的界限是否是永恒,也担不起承诺的重量。距离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,至少我还尚有余力去维持这份不深不浅的平衡。
我还是太敏感多虑,总是控制不住去臆想悲观的结局。或许是难堪的回忆横亘成了阻碍,但我还是愿意去相信。
至少这次依然是。

评论